来自 工作 2019-07-21 21:45 的文章

靠身体行走于热搜的雷佳音真想啪啪打脸做明星并不好玩

  张小敬对雷佳音而言,有着特别的意义,他想让张小敬告诉大家,热搜上呆萌、可爱、贫嘴的雷佳音不是他的全貌,“演员离开角色,什么都不是。”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开播当天,优酷会员可以看12集,雷佳音一晚上连刷12集,作息都乱套了。说雷佳音,就避不开2017年,那是他命运转折的一年,“爆火”是媒体给他的评价。2012年之前,他活跃于线岁被宁浩相中,成为电影《黄金大劫案》男主角,在做了几年“电影梦”后,他又跌回现实,开始出演软萌絮叨的荧屏暖男。直到2017年,因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“渣男前夫”陈俊生红了。不是《黄金大劫案》后他渴望的一点红,而是上至阿姨妈妈,下至90后、00后,全都知道的“他很红”。《我的前半生》之后,雷佳音过上了他曾经向往的那种“赶通告、拍杂志”的生活。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热播时,平台方拿出一页密密麻麻的通告表。他说现在的自己身体极度疲劳,就是因为这部戏。“拍‘十二时辰’之前,我觉得自己长得挺帅的。拍完后,一看老了五岁。”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也是继电视剧《白鹿原》之后,他又一部拍了八个月的作品,他像一个飞速旋转但没有方向的陀螺,碰到这部戏,便一头扎了进去。张小敬对雷佳音而言,有着特别的意义,他想让张小敬告诉大家,热搜上呆萌、可爱、贫嘴的雷佳音不是他的全貌,“演员离开角色,什么都不是。”话不多的张小敬在剧中使用频率很高的一句台词是“你对长安有用”,“有用”,作为张小敬的价值观外化,在雷佳音看来是这个非典型英雄的重要表现。以一己之力解救下长安城,在人物创作上,张小敬绝对算是一个“有用”的英雄,但在雷佳音看来,完美、高大全、力挽狂澜的英雄很多见,他却是一个不太有这类英雄情结的人。“我所喜欢的英雄,是父亲带着女儿挤地铁、为女儿撑伞,这种平民式的父爱形象,能打动我。”张小敬当兵出身,一介武夫,为了找人物感觉,雷佳音在剧组天天和武行的兄弟们混在一起。他往那儿一坐,二十个兄弟围着他,听他讲故事。雷佳音说,以前看战争片,总觉得二战电影里,大家在战壕里抽烟、点烟的桥段,只是一个渲染气氛的场景而已。但当他拍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后,才真的理解,上战场的人为什么要抽烟了,“我们连吃饭都吃得特别香。”就这么摸爬滚打着,雷佳音和张小敬越来越像。在《白鹿原》《我的前半生》《绣春刀2》三部作品中,雷佳音分别饰演了慷慨激昂为革命可以六亲不认的鹿兆鹏,中年出轨抛妻弃子后又反悔的渣男陈俊生,以及个性复杂笑容狡黠的锦衣卫裴纶。2017年,这三部作品接连上映,也带动了雷佳音的“出圈”。突然圈粉,不仅仅是因为观众最终发现了他是一个好演员,还有其戏中演渣男,戏外逗萌的天性。微博上的雷佳音,一点不吝啬他那东北人的搞笑天赋,观众还没开始骂他演的陈俊生渣呢,他就自己先上了,“我来我来,陈俊生渣渣渣渣渣渣男”。而在出演陈俊生之前的2015年,雷佳音曾经度过了一段他人生中几乎最黑暗的时光。当时他接下《白鹿原》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,自己能跟鹿兆鹏的内心隔着剧本相拥,共同阴郁着。演艺事业多年也没太大进展,晚上一个人在房间里,他甚至想着,这或许会是最后一个角色了吧。鹿兆鹏的那种忧郁,被击倒后的匍匐前进,特别像他当时的心境。2015年是综艺大年,满天飞的综艺,雷佳音挺爱看,拍《白鹿原》休息时看了就乐,但看完关上电视机,往窗外一望,茫茫的白鹿原,“我就想,自己干艺术是不是干得有点早啊,会不会默默无闻的就过去了。”面对比他年轻十岁甚至二十岁的年轻人的爆红,他内心有了“完了,时代把我抛弃”的想法。“人家都代言国际大牌了,我还天天耕地呢,那种心境肯定不一样。”当然,雷佳音的困境不仅仅是来自工作,更是因为生活本身,包括亲人的离去等等。他开始经常在夜里惊醒,也会哭。“这些都跟表演没关系,只跟生活有关系,你能意识到老天在帮你,但是你熬不过去。我觉得突然间长大了,人生怎么是这样的。”这段暗淡的时光在两年后被《我的前半生》的开播彻底洗刷掉了,“陈俊生”将雷佳音的前行轨迹强行代入到“正轨”。雷佳音突然发现“有人接机了”“微博私信和评论增多了”,微博粉丝超过了1000万。2018年,近9亿票房的电影《超时空同居》再度证明了他的号召力。如今,雷佳音自己也登上了最红的综艺《极限挑战》。近两年,几乎所有的综艺都找过他,但他一直没接。而这一次接下综艺的原因是人情,他说,的确很怕观众一看自己出场就想笑,以后会越来越少参加综艺,“还是让大家觉得我是个演员更好。”从2015年接拍《白鹿原》算起,这四年,雷佳音有三年过年没回家,春节都是在剧组里过的,除夕、初一自在两天后继续工作。每一年的累积休息时间,不超过一个月。《我的前半生》之前,虽然不是“国民爆款”,但雷佳音也能演上男一号。他甚至有点向往当时“小富即安”的日子,拍戏的节奏可控,圈里人还挺认可他。《我的前半生》之后,找来的作品他都不想放过,比如他刚刚和汤唯合作的电影《吹哨人》,“汤唯来找我时,就觉得梦想走进了现实。”雷佳音皱起了眉头,反问道,“你不接?不接也不对。”早在雷佳音出道时,他就觉得自己能行。《黄金大劫案》虽然不是宁浩好评度及票房最高的一部作品,但并没有妨碍雷佳音走入这个行业的核心。他当时认为,自己都能演宁浩的男一号了,什么戏都会来找他。那一年确实有三十部电影找到他,但他都没接,他觉得那些电影都有点高不成低不就。他逻辑清晰,“我要接了,三个月就花在这上面了,如果后边有大导演再来找我,怎么办?”但是《我的前半生》以后找他的剧本都是“应该接的”,比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。还有他抹不开面儿拒绝的人情,“接完以后发现下一个戏人家都等你七个月了。所以一直到今天,四年,换谁,谁都应该接。”“雷佳音纤细小腿”“雷佳音舔嘴唇”“雷佳音打哈欠”“雷佳音专用枕头”,这些都是“雷大头”上热搜的词条。甚至有媒体用“雷佳音:唯一一个身体所有部分都上过热搜的演员”做标题。大家看到的,认知的他,是网络上那种嘻嘻哈哈的“逗萌”形象。所以,雷佳音一直在寻觅张小敬这样的角色。他想通过影像告诉大家,自己是个演员。大家伙看到的“热搜”雷佳音,并不是他的全部,他有伤感、忧郁,甚至安静的一面。“我一直在寻觅一种角色,话少、有力量,能代表中国男性。”生活中雷佳音也特别想捕捉到张小敬,“我也没有那么雄性,但我想借角色的光辉去表达一些自己的话。演员离开角色,什么都不是。”雷佳音之前给人的感觉,大多是人畜无害、有点小机灵的可爱男生,即便演了被很多男演员都曾经推掉的“陈俊生”,却没有“招恨”,反而成为社交媒体上红极一时的表情包。但雷佳音是有脾气的,他说自己是处女座,大事上从来不发火,小事爱挑毛病,因为他觉得小事会衍生成大事。在《我的前半生》播出之前,雷佳音曾说,自己是一个演员,但他希望成为一个明星。如今,雷佳音毫无疑问成了那颗最“闪耀”的星,他却说,自己现在想做回到演员,他苦笑,“这玩意不好玩。”“我是打自己脸了,雷佳音今天打自己脸了,一点不好玩。我现在就想好好当演员。可能你觉得今天我站着说话不腰疼,因为我已经通过表情包得到关注了,大家会说你想做回演员?那么容易吗?让你回去吗?对,我只是奢求,没有办法了。”雷佳音:我能活着出来就很不容易了。拍这部戏的时候,几乎天天往外抬人。我给全组做了个T恤衫,就是“九死无悔”,左边是我的名字,右边是导演曹盾的名字,送给大家穿,每个人都穿着九死无悔的T恤衫在拍这部戏。最后动作组自己又做了一些T恤衫,这些T恤衫后边有动作组所有人的名字,里边只有我一个演员。他们把我当自己人。我有俩替身,后来这俩替身全打废了,分别休克过。有次,我跟我俩替身站着抽烟,突然间一个小孩呱一脚把我踹跪到地上,大伙儿都傻了,我一回头是我们拉威亚的一个武行兄弟,他一看是我,也傻掉了,因为他以为我是替身。他说哥,对不起,我说:一会儿威亚给我好好拉,最后他说:哥,放心吧,你的命我保着。杀青的时候,我在武行的群里,跟他们说“谢谢兄弟们护我周全”。雷佳音:我知道真正的书迷可能觉得我不硬汉。但“硬汉”俩字不是长在脸上的。我看原著的时候,第一直觉是五尊阎罗,我想把他往更凶狠上演。但当我看完小说后,产生了自己心中的张小敬。如果我真的生活在唐朝,不是一个文学形象,我就是一个老刑警,长得很平静。我更想让大家看到一个处事不惊的男人形象。雷佳音:我觉得这是演员的抓手,仅此而已,通过不同的吃展现不同的人物,这确实是我追求的,每回吃都不一样。我记得拍张小敬吃柿子和水盆羊肉那天,是刚开机,我头天看剧本,自己在屋里三四个小时,琢磨怎么吃这个东西。因为张小敬刚从监狱里放出来,他吃到第一口羊肉是什么感觉?我拍完那场戏,也想给导演传递一个信号,就是你要相信我。我拍那场戏的时候,跟芦芳生吃完东西往这儿一放,(喊了一声),一条拍完了以后,没有人喊过,导演那边过了四五秒,就说好了,可以了,拍近景。他说出了一种“放心”,我通过对讲机感受到了。新京报:你身上还有一个印记,一个好人人设,大家都会觉得雷佳音是一个好人,从老到少全家都会喜欢,但我觉得这是个特别危险的帽子。雷佳音:我没有塑造我是一个热爱表演、一身投入于事业、照顾家庭、照顾女儿的男人。大家给我好人设,是这人不装。包括表情包什么的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。我自己也反思过,但难道我跟你聊天的时候,应该收敛着?还是我应该端着?我就要灭杀自己的性格吗?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,我就是这样,我就是一个真实的人。我要认真地说一点,关注我演的戏,那是我倾情投入的东西,我不会骗观众。至于生活中我是一个什么样的。